轉 Tear

是两个人共号
发文的
两个人的大号都只发图
基本啥都写啥都吃

【正泰】Dessert

警察果X糕点师泰

请忽略我的神奇排版,第一次写文有什么不足请务必指出来(!)
很短,但再不提笔共号就要提刀砍我了

————————

炎热的夏日总是让人提不起精神,特别是到了正午,阳光激起一阵阵热浪,如果现在仔细瞧远处的地面,就会发现热浪把地上的一切事物扭曲得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田柾国值了一早上的班,脑袋早已热成一团浆糊。目前值班室只有台较旧的电风扇,但光靠这台电扇怎么可能驱赶走田柾国的热意,于是田柾国匆匆交了班便出去了。他只希望去一家有空调的店让他物理降温下。

不知是不是天意,田柾国在回家路上发现了一家甜品店,看样子是刚开张不久的小店,装修偏西欧风,清冷的的色调让这家店看起来十分安静。

“叮铃——”田柾国推开门,透明的风铃轻轻摆动。

“需要些什么?”一道非常好听又充满磁性的声音传入耳,服务生制服勾勒出修长的身材线条,声音的主人转过身,米黄色的头发恰好盖住眉毛,添了些许可爱。田柾国一直愣愣的盯着对方的脸,这时才反应过来。

“啊,一杯草莓奶昔。”收回目光之后不好意思地笑笑。

相信一见钟情吗?田柾国原本是不信的,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掩盖不住自己内心真实感受了。此时正值中午,店里没有客人。“那个......请问你是店主吗?”田柾国鬼使神差地问,刚说出口就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幸好对方回答了他:“啊,是的,我是这家店的店主,”顿了顿,又在奶昔里添上一颗草莓,伸手递过去,“我叫金泰亨,职业糕点师。”田柾国眼睛眨了眨眼睛,笑了起来。

“我叫田柾国,职业警察!”激动得像小孩子般的语气,田柾国笑起来真的很像一只兔子。“你的工作服还没有换呢。”金泰亨也笑,嘴巴笑成了爱心形。田柾国比他想象起来还要有趣,和记忆中的一样,这么可爱。
今天田柾国简直非常快乐,知道了甜品店店主的名字,还拿到了对方的联系方式,连下午去值班的枯燥的时间都觉得过得飞快。

之后,田柾国下班后乐呵呵地推开甜品店的门,他会特意换下工作服,今天是蓝色T恤与休闲裤的搭配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活脱脱的阳光少年,吸引了全店妹子的目光。他直接走到台前点了一杯咖啡。

金泰亨把咖啡递给田柾国,装作惊讶地问:“你们警察都这么闲的吗?”

我不闲但是我想看你。当然这句话田柾国没有对金泰亨说出来。一口咖啡,甜度恰好符合自己的口味。“组里不出任务就可以下班早些,有任务就会忙的个半死。”“警察也不是这么好当呢。”

两位颜值很高的男生在一起聊天,的确很吸人眼球,甚至有人悄悄拿起手机偷拍。田柾国非常喜欢金泰亨左眼底下的泪痣,看着金泰亨都会忍不住多盯几秒。金泰亨被他盯着心里直发毛:“怎么了吗?我脸上有东西?”田柾国收回目光,慌张地转移话题:“没...没事,话说泰亨哥是糕点师,除了糕点甜品之外还会做很多东西呢。”“毕竟一个人经营小店,没有本事就没有客人啦,事实说明会的东西多也是好事呢。”金泰亨看了看烤箱里的面包回答说。

田柾国偷偷欣赏着金泰亨的脸,心想放心吧,很多人都会冲着这张脸来的。
两人聊得极好,看着天不早便一同去吃了饭。

――――――――——

田柾国发觉自己对金泰亨的感情越来越浓烈。他觉得自己不对劲,从第一眼见到金泰亨时,就非常想要紧紧抱着金泰亨。

这几天组内一直在忙任务,田柾国不得不留下来加班,工作还总是出神想金泰亨,终于忙完了,匆匆和同事道一声下班了便往金泰亨的甜品店的方向跑。

等待不是田柾国的处事风格。
他比谁都明白。

金泰亨正在摆桌椅,听见风铃的响声,还没说出欢迎光临这四个字就被人抱在怀里,愣了愣,“诶?田柾国?”
田柾国头埋在金泰亨肩上,闷闷地对金泰亨说:“泰亨哥,我想你。”一双手环上田柾国的背,金泰亨回抱了他,“柾国啊,哥也很想你。”

这一抱仿佛给了田柾国勇气,他退后一步,认真地对金泰亨说:“泰亨哥,我想抱你,我看到哥的那时就很想这么做了。可能,可能这会吓到哥,但是我想和哥在一起!”田柾国越说脸越红,看着金泰亨的眼睛,似是在等待回复。

金泰亨眼睛微微睁大,田柾国的话响在耳边,他情不自禁抚摸心脏。

不妙,心脏要跳出来了。

“可以哦,我......我是说,柾国,我也喜欢你。”金泰亨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名为喜欢的潮水,伴随这回忆向他涌来,他暗暗喜欢田柾国喜欢好久了,在学生时期,他就一直在注意这位体育生,他喜欢他。

喜欢他奔跑的样子。

喜欢他说话的样子。

喜欢一个人是这个感觉么?金泰亨毕业后再也见不到那个体育生了,直到他穿着警服推开这间甜品店的门。
有时候缘分是这么的奇妙,金泰亨对上田柾国因吃惊而瞪圆的眼睛,“原来哥,喜欢了我这么久。”金泰亨摸摸鼻子,任由田柾国怎么抱他。

“泰亨哥啊。”

“嗯?”

“今天的我比昨天更喜欢你了!”

“嗯,我也是。”///

烟火

想写一个中长篇的。。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去
主cp是糖v,副的还没有定,可能会有点all泰因素。。
是制作人糖和作家泰
ooc,非现实向,请勿上升真人
都可以的话↓

C1
        人的情爱就像是烟火一样,霎那间美好,然后再归于沉寂。
——————
        白天渐渐变长了。相对的,夜晚也就减短了。闵玧其不知道是该高兴他的睡眠时间被延长了,还是该为给自己带来灵感的黑夜惋惜。
        腿好像麻了,走动的时候会有阵阵痛意。可惜这个痛的不值。
        闵玧其盯着发光的屏幕,从天黑盯到了天亮。这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毕竟从未有人规定过“顶尖制作人不存在瓶颈期”这么一条。不过他心里还是很烦躁。他感觉自己有话想说,却又表达不出。
        无奈之下,他拨通了金南俊的电话。
——————
      窗外的行人太过嘈杂,以至于金泰亨不得不将位子转移到靠里的部分。他喜欢热闹,但绝不是这种杂乱无章,毫无意义的噪音。比方说,他可以在一群下棋的老人旁坐着,并待上半天,不会觉得心烦,反而会感到愉悦。那种才是真正的热闹,也是金泰亨所享受的。此刻过分喧闹的氛围让金泰亨想直接喝完咖啡走人,回到住处看会儿书,说不定还能写个几百字出来。
        但是他等的人还没来。
        金南俊是今天早上给金泰亨打电话的,劈头就问他下午有没有时间。金泰亨还以为他又卡瓶脖子了还调侃了几句,才知道是金南俊的朋友瓶颈了。
        “他最近卡瓶颈了,好像挺严重,我想让他和你聊聊,看能不能有些帮助。”
        “我没问题啦。”金泰亨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握着锅铲轻力翻动煎锅里的鸡蛋。边缘已经有点翘起,火候应该差不多了。
        “那就下午吧,咱们常去的那个咖啡馆。”
        “可以,不过是哪位啊?”
        “SUGA,闵玧其。”
        锅铲停在了柔嫩的蛋黄上,圆润的边缘磕出了一个缺口。艳光的液体流出,盖在了蛋白上。
        而滑到锅面上时,发出了刺耳的声响。
        现在回忆的话,就和对面的男人拉开椅子的声音一样。
        “抱歉,这一带不是很熟。”戴着黑色鸭舌帽的男人坐下后,开始道歉。
        是在歌曲中听到的,仿佛醉了似的嗓音。
        金泰亨弯了眼,笑着:“没事,我也才刚到不久。”
        “久仰闵先生大名了。”
——————
        他应该等了很久了。手边的咖啡都已经凉了。闵玧其在开口前思索了一下,还是决定道个歉以表诚意。虽然他根本是睡过了头,而不是因为对街道不熟悉。
        对于眼前笑着的金泰亨,闵玧其的了解止步于“当红小说家V”这个标签上。几周前闵玧其曾读过金南俊给他推荐的金泰亨的一本书,写得是很好。于是闵玧其的映像就变为,一位男性作家,擅长刻画那些不经意就会漏掉的一举一动,细致入微。把书比做人的话,就是一位善解人意,细心贤惠的女子吧。
         想到这,闵玧其忍不住想把金泰亨的容貌与他想象的进行对比。染了浅银灰的头发,刘海有点长了,遮住了英气的眉毛。眼睛一单一双却是很大了,明亮的眸子里映着闵玧其的倒影,不过被长而密的睫毛挡住了部分。直挺的鼻梁,色泽好看的唇此时正抿成一条优美的曲线。总之是一张俊脸了。配上低音炮,不难推测他浩大的粉丝队伍中有相当数目的人醉翁之意不在酒。
        听见对方的客套话,闵玧其没有谦虚也没有客套回去的意思,只是微微颔首,简单回复了一句“你好”,便不再作声。那人也不恼或是尴尬,一手撑着脸笑着:“想喝点什么呢?我推荐这儿的拿铁,很好喝哦。”闵玧其想起之前被咖啡折磨出的胃病,就从为数不多的果汁中选了一样。常年熬夜工作,自然手边少不了咖啡,不过现在他想尽量少碰。
        “想聊些什么呢?”金泰亨眨着好看的眼睛,长睫毛像蝴蝶的双翼上下扑闪,“理想,事业,还是家人朋友?”“看来你略过了爱情。”闵玧其顺口回答,摘下了帽子,露出了惹眼的薄荷绿色的短发。
——————
        金泰亨被摘下帽子的男人惊艳到了。一般来说,薄荷绿这种发色适合肤色白的人。闵玧其正符合这个一般。皮肤白皙,倒三角形的双眼眯起来望向自己,慵懒又高贵。
        “那包含在家人中。”他轻笑以掩失态,“玧其哥真像一只猫儿啊。”
        注意到男人好看的眉皱了皱,金泰亨又不紧不慢地补上一句:“习性方面。”
        “那不是亲情?”
        “爱情最终都会变质为亲情。”
        “亲情呢?”
        “唔…会变质成悲情吧。”
        金泰亨歪着头思考了一阵才回答。
        “性质不一样不是么?”
        “可这是事实啊。”
        “一切的情感都会引申成悲情?”
        “看来玧其哥读过我的书呀。”眼前的人笑着,语气中带着欢悦。
        “曾读过一本。”
        这一句话后两人暂时陷入了沉默。金泰亨知道闵玧其正处在瓶颈,他需要的是那转瞬即逝的灵感,因此想尽量和他多说一点,看能否有帮助。可是他和闵玧其也不是很熟,生人面前,他忍不住会露出官腔。这和与粉丝见面又有区别,他不好太随意。在金泰亨苦恼怎么开口时,闵玧其先开口了。
        “你的文章都很真实啊,来源于自己的生活吧。”
        “部分是。以生活中的人为原型的话,感觉会好写许多,也容易写出生命。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经验之谈啦,所以我经常主动去接触不同类型的人。”
        “以前接触过我这样的吗。”男人玩味的看向金泰亨。
        “很少吧,像玧其哥这样有才华的人不多的。”金泰亨诚实的回答,同时让理智按住他突然狂跳的心脏。

无题

是高速上的产物,比较赶,挺多没有展开
大家随便看看吧
ooc,非现实,主正泰,有些许糖旻,锡智(玧智)

————————

“他送我的那条手链我一直带着,害怕有一天我会忘记他。”

————————

金泰亨和田柾囯是四年前的夏天认识的。
他在树荫下被一个亮点晃了眼,仔细辨认后才发现是一个男生左耳上的耳环被太阳光照的亮晶晶的,不仅是晃了金泰亨的眼,还把些许碎光照到男生的脸上。
男生转过头,长得像个小兔子一样,凑了过来但是又抿着唇没开口。他低头似是在一个字一个字地把金泰亨旁边那个社团招生海报读了几遍,才睁着亮晶晶的兔子眼朝金泰亨露出一个微笑:“那个,音乐社招生是在这儿吗?”
“我是大一的新生,叫田柾囯,想参加音乐社。”
少年清亮的声音很好听,但金泰亨不知怎的突然站起,不顾眼前因蹲坐太久而有些发黑,也不顾旁边刚睡醒的好友朴智旻的疑问阻拦,直接顶着烈阳跑掉了。
他感觉自己的面部在冲血,听见自己的心脏在高鸣。

——————————

听朴智旻讲,田柾囯很顺利地加入了音乐社。他还试图向田柾囯解释为什么金泰亨突然跑掉来挽回金泰亨在田柾囯心里的形象,但是金泰亨已经没心思管自己的形象了。
他看着好友,刚刚鼓起的勇气又全部跑走了。“智旻呀…”朴智旻看了过去,看见好友刚补过色的金发被揉的一团乱。“你,你反感gay嘛…?”
只有两个人的宿舍陷入无声。
“呀!金泰亨!”朴智旻突然跳过去,毫不留情左右开弓,两只小手打在金泰亨脸上。“你明明知道我喜欢谁啊你还问我这个!你是不是欠打啊你?”
“…也对哦。”
两个人僵了一会儿,然后突然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

——————————

金泰亨不信一见钟情的戏码,但真的发生在他身上了,他不想放弃难得的心动。至少,去试试吧。他握紧了拳,暗自打气。
直到他推开社团的门,他还是士气高昂的。可是田柾囯就坐在窗边,怀里抱着一把棕色的吉他,抬头愣愣地看着金泰亨。
“额…你好啊”金泰亨咧开嘴笑了,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他的脖侧“我叫金泰亨来着,在团里唱歌的”
可是小孩眨了眨眼睛,似乎是没懂什么意思。金泰亨又开始给他解释他们团和音乐社的关系。
谁知道他当时没想到金南俊和闵玧其早该给田柾囯解释过了,没多想就倒豆子一样给田柾囯说,说到最后甚至说到了金南俊破坏力特别强千万别吧贵重物品放他手边上。
小孩听得一愣一愣的,吉他也放下了,两只手撑在膝盖上,认真的听金泰亨说。金泰亨也是一时说开心了,没收住,看见田柾囯盯着自己听自己说话,兴头上来揉了一把兔毛,笑嘻嘻地凑到田柾囯跟前:“柾国儿真可爱啊,像小兔子一样。”
说完他就后悔了。
金泰亨和朴智旻开玩笑开习惯了,一顺口就说了出来,也不知道会不会惹田柾囯不开心,忐忑又不敢再说话。
田柾囯也低着头没说话。
就在金泰亨匆匆告别要离开前,田柾国抬起了头。
他脸上红的有些不自然。
“谢谢哥”

————————

两个人慢慢亲近了,经过练习和几次演出后田柾囯和团里其他人也相处的不错。

————————

但是金泰亨喜欢田柾囯的事儿露馅了。

那次庆功宴他们喝了酒。喝到闵玧其背着喝得估计要断片儿的朴智旻提前离开,金南俊拉着还吵吵着要喝的金硕珍回宿舍,迷迷糊糊的郑号锡被女朋友闵玧智带走,就剩下了金泰亨和田柾囯。
田柾囯没怎么喝,一半是因为一部分塞过来的酒被金泰亨拿过来喝了,一半是因为他不太喜欢。
他手里拿着闵玧智从郑号锡皮夹子里抽出来的票子,说是让他最后结账再拖走金泰亨。不过他很在意闵玧智最后似笑非笑的表情。
“看好金泰亨吧,他很容易跑丢的。”
田柾囯也没那么多时间去想,他看金泰亨脸上红的几乎要滴血,在长长睫毛下的眼也是半眯着的。他们妆还没卸就过来疯了。而金泰亨抹了口红的唇直接覆上了田柾囯的脸,留下一个红印。
“柾国儿…”金泰亨趴在田柾囯身上,头埋在他的脖颈,“哥喜欢你啊…”

————————

金泰亨真的喝过头喝断片了,第二天起来他就觉得头疼,别的什么感觉都没有。他也不晓得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大概是朴智旻把他背回来的。
巧了。
朴智旻也以为是金泰亨把自己背回来的,还感叹了一句发小有出息了。
结果金泰亨去了练习室后看见田柾囯看自己的眼神儿不太对。
“哥你喝草莓牛奶吗?”小孩儿从背后抱住金泰亨,下巴抵在他肩上。
“喝!”
然后田柾囯就变魔术一样从身后掏出一盒草莓牛奶,递给金泰亨。
“哥,你喝之前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啊?”
“嗯?”
“能不能亲我一下呀?”
“好呀”
说完金泰亨就在田柾国脸上亲了一下。
田柾囯理解为什么闵玧智要自己看好金泰亨了。

————————
田柾囯知道自己喜欢金泰亨。
可能金泰亨不知道,不过田柾囯和金泰亨是一个高中的。
他从高一新进来,在新生欢迎晚会上第一次看见台上的金泰亨,就觉得心砰砰跳个不停。他一喜欢就喜欢了三年。
他喜欢听午间广播,因为有时候金泰亨会被拉过去当嘉宾。小哥哥的声音偏低沉一些,听起来很舒服,让人放松。
他也喜欢运动会,因为金泰亨会报短跑。他会举着相机,从裁判发信号到第一名冲线,镜头里都只有金泰亨。
他做过最大胆的一件事是在金泰亨毕业的时候,冲到他面前对他说“我会考去学长的学校的!”。田柾囯记得很清楚,当时金泰亨笑了,揉了揉他的头发,还给他加油鼓气了。

————————

田柾囯这次也选在了金泰亨毕业的时候。
他把金泰亨单独叫了出来,在天台上。
那天阳光很好,不是很热,也不是很冷。是个适合告白的好日子。
田柾囯记得很清楚,金泰亨的眼眶红了,蹲下来捂住了脸。他还以为怎么了就连忙跑过去看,结果小哥哥手一挥,声音闷闷的。
“我要漂漂亮亮的接受你的告白,现在我哭了,不漂亮。”
田柾囯要被自己的小哥哥可爱死了。
他又亲自把想送很久的手链给金泰亨戴上,看着手链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

“我想一直留着,除了怕我老去后忘记他,还要去向别人炫耀,我有一个多么可爱的爱人。”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摸鱼的
非现实向
瞎写
他俩的职业不重要(bushi)
没车,发图片是图方便